佛山非遗传承人与专家学者探讨木版年画复兴之道
时间:2019-01-29 10:03    来源:佛山日报 

  色彩鲜艳、寓意吉祥的佛山木版年画,曾是春节期间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如今渐渐退出了节日的大舞台。昨日,一场“年画重回春节”暨冯氏佛山木版年画复业20周年研讨会在佛山举行,来自清华大学美术学院、中国科学院大学等专家学者在领略佛山年画多彩魅力的同时,和佛山非遗传承人与学者尝试探寻佛山木版年画的复兴之道。

  研讨会由文化和旅游部倡导,传统工艺与材料研究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(清华大学)、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,佛山市博物馆、佛山市非遗中心、佛山市民间艺术研究社、佛山市祖庙博物馆协办。
冯氏佛山木版年画复业20周年研讨会现场。
  重建年画与现代人的情感连接
  早上9时,佛山市博物馆临时展厅里人来人往,来自北京的非遗专家穿梭在颜色饱满的年画之间,参观“年画重回春节”暨冯氏佛山木版年画复业20周年纪念展。“我们希望通过展览重新唤起民众守望家园的情结。”佛山市非遗中心副主任关宏认为,“文化传承首先需要做知识普及工作,只有先让年轻人了解年画的文化内涵和手艺过程,他们才有可能喜欢;只有年轻人喜欢了,年画才有传承的希望。”
专家学者参观“年画重回春节”暨冯氏佛山木版年画复业20周年纪念展。
  佛山木版年画年轻的传承人刘钟萍,近年来通过微博、微信、抖音等新媒体向年轻人推广年画,在活动中为观众讲故事讲历史,在不改变年画的工艺和内容的情况下,用现代语言重新阐释年画的文化内涵,比如用“一个亿小目标”这样的流行语,向年轻人介绍年画中的“财神”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发现“考神”“脱单神器”等贴近年轻人心理的年画题材非常受欢迎。“于是,我们创作了一组系列年画叫‘诸神复活’,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来我们这里买这类题材的年画,我相信年画的传播是有群众基础的,关键是找到贴合当代人的传播方式。”刘钟萍说。
  随后专家前往位于普君南路86号的佛山木版年画基地,与冯氏父子进行交流。这是陈岸瑛、唐薇、金纳等教授第二次来到这里,教授们向冯氏父子询问了佛山年画目前的销售情况以及受众情况。
  “过去我们的年画销量很广,长年出口海外。曾经有一位海外华人看到我们的年画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,因为这就是他童年的记忆。然而现在了解年画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。”佛山木版年画传承人冯锦强介绍,为了拉近年青一代和年画的距离,他和周围的年画传承人,近年来积极参与年画进校园、进社区的活动,近期举办首届年画宝宝大赛,把年画的线稿做成材料包,让小朋友填色。
  追溯佛山木版年画复兴之路
  昨日下午,来自北京、广州、佛山等地的非遗专家汇聚一堂,就佛山木版年画冯氏一脉发展进行学术研讨。
  佛山非遗专家程宜研究佛山木版年画十多年,她谈到,神像画是佛山木版年画中独具特色的重要类别,“在节俗、人生礼仪和神诞中少不了它们的身影。它们参与了佛山人生活的每一个重要时刻,融入佛山人的血脉中”。佛山是工商业城市,关帝在很多工商业行业都属于行业神,也是财神;佛山的神诞节日特别多,有佛诞、观音诞、北帝诞、关帝诞、洪圣诞、龙母诞、金花娘娘诞、禾花三姐诞等,每每举行各种神诞,就需要神像画,比如说龙母诞,就会印一个龙母神像,然后请神像回去。
  佛山市非遗中心办公室主任张雪莲是冯氏佛山木版年画复业20周年的见证者之一。她谈到,上世纪60年代,佛山曾印制过大量年画出口,但到了改革开放后,虽有一定订单,人们却更愿意贴机器印刷的年画。到1982年全市普查时,佛山木版年画行业仅剩冯均一家。“在佛山市博物馆工作人员的参与下,1993年佛山首个木版年画展走进佛山市博物馆,1998年,民间艺术社与冯氏老铺建立合作性作坊,经营佛山木版年画的销售,一经营就20年……”
  了解到佛山木版年画复兴的经历,不少外地专家和非遗传承人感触良多。年画之所以存在,是因为它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待,能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。现代生活日新月异,如果年画仍保持着老旧的样式和内容,自然难以满足人们的需求。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刘润福看来,目前佛山木版年画的从业人员分工不同,定位也应不同,作为传承人的冯锦强做得越简单越好,而做推广工作的刘钟萍需要做精品,每个人职责不同,年画使用的仪式感很重要。
  冯锦强认为,“年画重回春节”先要积极拓宽题材,比如传统年画以门神为主,但双扇门在现代生活中越来越少,传统门神题材的年画自然没了市场。“我们这几年大力推广‘财神’题材年画,比如跟银行合作,每个到银行办理业务的客户都可以领到‘财神’年画,银行丰富了服务内容,我们也推广了年画。”除了尝试新的内容,冯锦强也致力于开发“非主流”的装饰性年画,让那些更适合现代装潢风格和居住环境的年画走进当代人的生活。
  丰富年画的题材和形式
  研讨会上,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方晓阳认为,“年画重回春节”不应只把眼光盯在春节这个时间节点上,而应把眼光放得更宽些,只要人们喜欢,什么时间都可以使用年画。此外,要让人们喜欢上年画,关键还得创新。不过年画创新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,而是应该在不完全抛开传统的基础上一点点改进,实现跟生活的同步。
  当天,来自开封的年画传承人李力坦言,木版年画历史中的辉煌是工艺细化过程,社会不要指望某一个传承人去创作年画,作为传承人把传统工艺最大限度地恢复,还可以借鉴日本浮世绘,往精品方向做。“我发现,现在普通的木版不经过任何处理,纸张直接就用,这样不科学。我见过浮世绘,全部录下来了,印一次喷一次水,这样做可以保证纸张印每次的平整、吸收度一样,印十几遍出来的艺术效果基本统一。所以我们要开放思维,与域外文化互建。”
  此外,李力提到开封正在做年画标准化,通过色彩的差异,人们可以很快识别出桃花坞、佛山、开封等地年画的地方区别。至于如何分辨年画在题材和造型上的不同,他认为可以借助像金纳等学院派艺术家的力量。
  会上,清华大学教授陈岸瑛认为,民间信仰对于传统年画来说至关重要,印在纸上的神是神,印在纸上的吉祥图案会给人带来好运,年画中的图案是民间信仰和价值观的视觉化呈现。比如金榜题名、他乡遇故知,也同样是现代人的憧憬,虽说换了场景和人物,内在的情感还是类似的。佛山木版年画传承人刘钟萍在这方面做了不少有益的尝试,她在年画老店举办的“和合二仙脱单专场”年画开放日活动,吸引了众多单身人士,效果显著;她的“状元及第”年画体验活动,也受到不少市民的关注。在这里,古老的年画,成了美好生活的见证和祝福。
  同时,陈岸瑛提出,以前粘贴年画用浆糊,现在用工业胶,制作者能否亲自熬浆糊,装在小瓶子里馈赠买家?这样既为使用者提供方便,又增强仪式感,还能唤醒儿时记忆。目前市面上的画框做工不精致,式样上也难以和年画搭调。这些问题看起来虽然琐碎,但也是年画从业者不得不考虑的。年画铺在过去是为千家万户服务,在今天也同样应该具有服务意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