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华兴将三水剧目搬上省级粤剧舞台,开辟场地传承先贤遗风
时间:2019-01-30 09:52    来源:佛山日报 

  古镇新贤小档案

  姓名:邓华兴单位:已退休事迹: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、广东省曲艺家协会会员、佛山曲艺家协会名誉顾问、三水区戏剧曲艺家协会副会长。邓华兴原是一个民营企业老板,钟爱粤曲的他于2003年创立三水区庆昇平戏曲艺术团并担任团长,曾将歌颂三水本土风情的《佛山鸭仔呱呱叫》《瓜王赞》搬上舞台;2014年,他牵头创办成立“白坭镇中心小学戏剧曲艺培训基地”并担任指导老师,带领小学员们在2018年佛山市首届少儿粤剧艺术节决赛中摘获银奖;2017年起,担任白坭镇清塘邓氏大宗祠修缮筹建委员会会长。
  邓华兴出生于1949年,70年来,他几乎从未离开过家乡白坭镇清塘村。在他的家中,整面墙壁挂满了他昔日在台前幕后的照片,另一侧的壁橱里上下几格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和荣誉证书。
  让人意外的是,眼前这位七旬老人除了曾将三水剧目搬上省级舞台,他早年还一度是三水第一批万元户,曾获“劳动致富光荣”表彰。除了运营一间五金厂,邓华兴还办起了粤曲私伙局和少儿曲艺培训基地,倾力传承粤曲文化。
  如今,退休后的邓华兴变得更加忙碌。作为清塘邓氏大宗祠修缮筹建委员会会长,他近两年致力于着手挖掘、整理历代邓氏先贤的事迹,希望通过事迹再现,激励邓氏后人奋进。
邓华兴在翻看往日的相册。/佛山日报记者何艳纯摄
  将三水剧目搬上省级粤剧赛场
  邓华兴爱上粤曲有些偶然。读书时代,邓华兴的确有点“文艺细胞”,他曾参加过朗诵比赛,演过双簧,但却从未唱过粤曲。1992年的一天,他和几个朋友到一家KTV唱歌。朋友们一曲接一曲地唱着粤曲,而他来来去去只会一曲《禅院钟声》。那时,唱卡拉OK是不少年轻人的新潮玩法,邓华兴开始特意练习唱功,希望在朋友面前好好“秀”一把。
  “可能有点天分吧。”很快,邓华兴的唱功折服了不少朋友,成了K 房新“麦霸”。此后,在朋友的影响和鼓励下,他对粤曲的热爱开始生根发芽,并且一发不可收拾。如今,邓华兴已退休多年,和老友记一起听粤曲、唱粤曲成了他每日的固定安排。
  接触粤曲至今,邓华兴曾参加过无数场戏曲比赛或演出。让他难以忘怀的,还要数第一场比赛。当时,他学粤曲还不到一年时间,佛山市举办粤曲比赛,他就以三水赛区第一名的好成绩,入围市级决赛。“当时特别紧张,全身都在发抖,完全不知自己在唱什么。”那次,邓华兴仅拿了第17名,深深的挫败感让他暗下决心:学好粤曲得下苦功夫。
  此后,邓华兴成了个完美主义者。1995年,他加入私伙局,穿上戏服演戏。20多年过后,邓华兴只排了十多出折子戏,每一出都力求演得完美。“我对粤曲有个追求,要唱就唱到最好。”如今,邓华兴所演绎的多个角色都被不少粤曲爱好者所津津乐道。邓华兴经常自嘲,自己搞企业还不如唱粤曲认真。
  借力粤曲,邓华兴还做了不少以往不敢想的事情。2006年,他的主唱代表作《佛山鸭仔呱呱叫》《瓜王赞》登上省级曲艺赛场,并双双荣获银奖。“鸭仔是指三水特有的白鸭,而这只‘瓜王’是白坭出名的黑皮冬瓜。”邓华兴回忆,三水白鸭和黑皮冬瓜当年在广东曲艺界“火”了一把。
  唱粤曲之后,邓华兴的朋友圈大了不少,认识了红线女、何笃忠等知名粤剧名家。一路走来,他与粤曲已相伴十年。邓华兴表示,今后会将粤曲一直唱下去。
  组建私伙局 教娃娃唱大戏
  “玩就要玩出水平。”带着对粤曲的一片痴心,他在54岁那年牵头建立了庆昇平戏曲艺术团,多次在广东省私伙局大赛中获奖。曲艺团的20多位成员每周排练三次,而邓华兴每次晚上8时半都会准时从白坭家中赶到西南参加排练,十多年来风雨无阻。
  邓华兴说,过去的几年是庆昇平戏曲艺术团的光辉岁月,每年能接到近20场商演。“春节、中秋和重阳都是旺季。”邓华兴回忆,有一年春节,他们从年初一演到年初八,“虽然大家累得够呛,但心里都是高兴的”。除了在三水下乡演出,曲艺团还经常被邀请到南海、顺德甚至肇庆等地演出。
  为了演戏时有好的硬件,邓华兴还私人出资购置了灯光、戏服等,成为当年三水唯一一个配备流动舞台的曲艺团。但“入不敷出”是曲艺团常有的困扰:一年下来演出的“车马费”也就几千元,远不足经费开支。邓华兴不以为然,反而在粤曲的世界里乐此不疲。
  他还倾力推动粤曲文化传承,培育粤曲新生代。2014年,邓华兴联合多方力量,在白坭镇中心小学挂牌“佛山市少儿曲艺培训基地”及“三水区少儿戏曲培训基地”。如今,该学校成三水区唯一一间粤剧特色小学,建成了一个有20多名学生的戏曲兴趣小组。
  邓华兴也担任指导老师,每周跑两趟学校,给学生教授说唱、舞台表演等基本功,但他更多时候做起中间人,为学校链接曲艺界资源。去年,这批小学员们凭借创编节目《长寿之乡盏鬼王》在佛山市首届少儿粤剧艺术节决赛中摘获银奖,这让邓华兴高兴了好几天。“今后将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挖掘好苗子,希望将粤曲文化传承下去。”邓华兴说,就算这批孩子以后不进戏曲这行,但兴趣还在,日后听到粤曲不觉得反感,便够了。
  筹建宗祠 传承邓氏先贤遗风
  早几年,邓华兴就已将自己的五金厂关停。退休后的生活,邓华兴大多时候与粤曲相伴。2017年开始,邓华兴有了新的忙碌事。那年,他被邓氏族人推举担任清塘邓氏大宗祠修缮筹建委员会会长,承担筹款、组建等任务。不论风雨,他每天早晚都会到宗祠转一圈,跟进修缮工程的大小事宜。
  如今,邓氏大宗祠的修建进度已接近七八成,有望在2019年中秋节前后迎来重光。“未来,邓氏大宗祠内将开辟一处场室,专门用以展示邓氏先贤的英勇事迹。”近两年来,邓华兴通过多渠道着手挖掘、整理历代邓氏先贤的事迹,希望通过事迹再现,鼓舞邓氏后人向先贤学习,继承先辈的志愿奋勇前进。
  在前期的梳理挖掘中,邓华兴还收获了不少惊喜。近代以来,在辛亥革命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等各个历史时期,涌现出邓慕韩、邓禹等邓氏族人“舍小家为大家,踊跃捐躯沙场”的身影。“邓氏族谱早于上世纪中后期被毁,但是通过前期的梳理挖掘,一批邓氏先贤的事迹重新被人们所熟知。”邓华兴说。
  为何白坭镇清塘村能涌现如此之多先贤?邓华兴思索一番后这样认为:白坭早有发达的水路条件,当地多人从商,容易接触到新潮思想。清塘村开村至今已超过800年,邓姓是大姓,村中风气好,少有发生械斗争吵。邓华兴猜想,大概是因为同为邓氏族人,血液里有着共同的基因。
  此外,不时从世界各地邮寄而来的、金额不一的邓氏族人筹建款,更是让邓华兴对宗祠的神奇力量感到惊诧。“今后,邓氏大宗祠不单是纪念宗族传承的圣地,更是邓氏族人维系情感的纽带。”邓华兴说。(文/佛山日报记者何艳纯 通讯员梁宇聪